XREID SENJA | 午夜阳光下的越野之旅

Only those who will risk going too far can possibly find out how far one can go.

T. S. Eliot

这是印在Xreid Senja的完赛T恤背面的文字。在经过40小时的赛程之后,116名参赛选手最终有48人得到了这件T恤。

Xreid是从2013年办起的一个越野赛,每年7月举办一次。前三届都位于挪威中部的高原Hardangervidda上,今年第一次转移到挪威的第二大岛——北极圈以内的Senja岛上。这个比赛没有固定的路线,前三届虽然都在Hardangervidda,但是具体的路线却大不相同。比赛地点都位于荒无人烟景色壮丽的遥远区域,以求给参赛选手留下最难忘的回忆。每一届的比赛距离都在120公里到160公里之间,爬升并不多,一般5000米出头。但是严酷的自然环境和恶劣的路况导致完赛率一直很低。在第一届Hardangervidda的比赛中,50名参赛选手只有17人完赛。

我曾在2014年报名参赛,但在那年6月因为工作原因必须离开挪威,与其擦肩而过。今年在得知比赛移师新的的阵地之后,立即决定报名。组委会没有设置任何硬性的报名门槛,你不需要提交参赛经历,也不需要获得多少积分。你所需要的是写一小段话告诉组委会你的故事,如果能打动他们,报名就成功了。

飞机降落在Tromsø,这是挪威最北的一个还算做城市的地方,号称“北极的巴黎”。我曾经很多次到过这里,不过基本都是在机场匆匆转机就又飞往更北的地方。Tromsø城南不远,矗立着海拔1240米的Tromsdalstinden,仲夏七月依然冰雪覆盖。再往南是海拔1404米的Hamperokken。由Kilian Jornet设计路线的Tromsø Skyrace每年八月就在这里举办。从城里出发穿越Tromsdalstinden和Hamperokken两座高山,然后再反穿回到城里,53公里爬升4600米,是当之无愧的Skyrace。如果我有时间在挪威停留一个月,两个比赛一起参加了应当很爽。

赛前一天,组委会的大巴从Tromso出发把我们带到Senja岛。挪威的海岸线曲折破碎,峡湾密布,很自然地大巴开上了渡轮。在渡轮上远远望见Senja岛上的锯齿状山脊,暗示着赛道的不寻常。

果然,到了驻地领取参赛包时听说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委会的试跑选手耗时30小时才到达83公里的CP2。而CP2原定的关门时间是19小时,这位经验丰富的跑者在CP2就被关掉了11小时,其实在CP1他也被关掉了3小时。当然不幸总是有原因的,据说他在大雾中错爬到一座陡峭的岩石山峰上,但不敢自己退下来,最后一帮人带着绳子岩锥上去才帮他绳降下来。组委会通告的第二件事,是CP1之前过河的地方河水深到胸口,让我们在CP1准备好换的衣物和鞋袜。

晚上睡在当地学校的体育馆里,小地方接待能力有限。哪怕只有100多个参赛选手,旅店也早已被预定干净。

我们住的地方是比赛终点,起点在岛的另一端。7月1日比赛当天一早大巴车拉着我们穿过整个岛屿前往起点,直线40公里的距离硬是开了3个多小时才到达。出发之前通知了两件事,一是下到CP3的山脊路过于危险,改为从山脊另一边下撤到另一个山谷,然后用车把选手拉到CP3再继续比赛。另一件事是在CP1取消关门时间,所有到达CP1的选手都可以继续比赛。至于CP2和CP3的关门时间,组委会说随机应变吧。

中午十二点准时出发,3公里愉快的柏油路很快结束,下一次再见面就是终点了。这个比赛历届都是全程不设专用路标的,大约一半的路段会有DNT(挪威徒步协会)喷上的永久路标,另一半路段则啥也没有。即使是DNT的路标,其密度和可视度也远远不是被保姆式比赛惯坏的国内越野跑者所能接受的。一般要两三百米甚至四五百米才会有一个喷漆标记,而且常年风吹雨淋之后,路标的色彩已经变得斑驳暗淡。沿着隐隐约约的路标和同样隐隐约约的小路,我们很快进入了湖边的沼泽。只要是在挪威的比赛,沼泽是避免不了的重头戏。如何在沼泽中找到那一两处相对干燥坚实的土地是能否保持速度的关键。在这一点上我比起土生土长的挪威人劣势明显。经过无数次的失败之后,我决定管他娘的,就捡直了走吧。

路线沿着一条宽阔的溪谷渐渐开始了爬升,整个谷地依然是一片泥泞。选手之间开始拉开距离,视野中也没有了人影。爬上山顶,是大石头与苔原交错的地形。这里是北极圈以内200公里,基本是不长草的,有的只是荒漠和地衣苔藓等脆弱的植被,以及星罗棋布的湖泊。山顶阳光明媚刺眼,但太阳高度很低,所以我全程没用防晒霜竟也没被晒伤。突然我看见右侧下方的山谷中有选手匆匆跑过,原来我走错路了。我开始强行向右下降,但全是光秃秃的陡崖。好不容易找到一条长有绿色植被的斜坡,可是鞋一踩上去立马把这不到1厘米厚的苔藓给刮掉了,然后整个人就滑了下去。我心一横干脆趴下直接滑到谷底,右小臂拉出一条长长的血印。

回到了正路,继续在湖泊、巨石与沼泽之间起伏穿行。有一段路原本在湖的右岸,因为生态原因DNT在今年刚把线路改到了左岸。走过的人很少,路也完全等于不存在,存在的只是每隔两三百米的红色路标。绕过这个湖后,虽然都是平路,力气也耗去了大半。接下来是一段陡峭的爬升到达CP1之前的最高点,海拔851米的Istind顶峰。Istind在挪威语中是冰峰的意思,山顶在盛夏七月仍是一片雪原。这一道宽阔的山脊绵延十余公里,全是雪地或者乱石。在雪地的乱石并行的地方,上坡我会选择爬石头,下坡则在雪地上飞速的跑或者滑下。

在CP1之前需要趟过一条10来米宽的河,组委会在过河的地方架设了绳索。但是不知道是处于故意还是工作失误,架绳的地方河水很深。我看见前方的挪威大高个被水淹到了脖子,最后干脆拉着绳子漂了过去,这要是我还不得没顶了。水性不佳的我只好另寻出路,还好在上游不远找到了一处水深刚好及腰的地方走了过去。过河之后,漂过去的挪威哥们对我说:“Now I’m shinning and fresh, but you’re sweaty and stinky. I guess that’s why they set the rope over there!”

CP1位于44公里处,这个比赛的特点之一就补给点距离很远。起点到CP1这44公里确实荒无人烟,完全不通公路。我到达CP1时是30多位,9个半小时,而原定的关门时间是10个小时。路线的难度远超出预期,虽然爬升不算大,但是在沼泽和石堆中前进殊为不易。如果严格执行原定关门时间,大概70%的选手会在CP1被关门。虽然组委会取消了CP1的关门时间,但是仍然有超过40%的选手在CP1自己选择退赛。

从CP1出发是一段陡峭的爬升,直上800余米到达Førstefjell山顶。这时我已意识到这将是一场消耗战,加上关门时间不再是问题,我开始了慢慢往山上溜达。这一段上坡有两位选手快速地超过了我,结果后来他俩都退赛了。这一条山脊横贯岛屿中部,站在狭窄的刃脊上,可以看到四个方向的海面。午夜的阳光徘徊在地平线上方,留下一道长长的晚霞,染红了近处的峡湾和远处的深海,持续好几个小时也不肯散去。雪坡上划过跑者长长的影子,映在静谧的湖泊之上。山脊两侧散布着众多的高山湖,其中很多还处于封冻状态。

CP1到CP2的距离也有39公里,除了这一长段的山脊之外,还要穿过三条长长的谷地。这里的山谷都是冰川刨蚀形成的巨大U形谷,两侧飞瀑林立,谷底密布溪流沼泽和桦树林。每走一步都像走在厚厚的吸满水的海绵垫上。这一段路我和一位德国的跑者搭伴,大概有20来公里我们没有看到其他的任何人。

21小时半到达CP2,比原定的19小时关门超出了2个多小时,不过第一名到这里也用了近17小时。后来才得知组委会把CP2关门时间改成了26小时。CP2得到的重要消息是最后13公里的海岸礁石赛段已经被组委会取消了,改成了5公里的柏油公路直接到终点。赛道缩水有点遗憾,不过组委会也是做出了明智的决定。这一段礁石乱石嶙峋,当地最优秀的跑者在体力充沛时也需要3个多小时,我估计我当时至少需要8小时以上。

浓浓的肉汤喝饱,换上干净的鞋袜继续出发。当然二十分钟后新换的鞋袜就已湿透。这是第二天的清晨了,还有两座大山需要攀爬。Kjørakeisen是一条5公里长的狭窄山脊,左右两侧都是碧光荡漾的大湖,前方则是幽蓝的Mefjord峡湾。Roalden则是一面高大的岩墙,我们需要从缓的那面爬上去,然后从岩壁间隐约的小路下撤到通往终点的柏油路上。

长时间的水浸之后,双脚已经长满水泡。在UTMB中我脚上的水泡也没有这么严重过,上坡没啥问题,不过下坡时却备受其扰,刚巧这两座山又都是上坡缓下坡陡。我像一只受了伤的山羊一样,一直蹦蹦跳跳地寻找最为轻松的落地姿势。

从Kjørakeisen陡峭的山脊下来之后,一个清澈的小水池躺在峡湾之上,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我把背包放下,跳进齐腰深的水中,凉彻心脾,顿时所有的疲劳都瞬间消散。

通往最后一座山Roalden的路又是吸满了水的海绵,这时已是下午,北极的大蚊子和牛虻都出来透气了。在整个比赛期间都饱受蚊子和牛虻的困扰。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大家伙,平日以野生动物为食,隔着压缩腿套也能把我叮得一个激灵。赛后褪掉腿套,小腿被密密麻麻地叮满了包,其中有些已经开始溃烂。

快到Roalden顶峰是一道陡峭的雪坡,抄了点近道的我又恰好走在了最为陡峭的一侧。这段路我使出了登山练就的一半本领,每一步都要用越野跑鞋踩出一个坚实的小坑,搭配交替方向的侧身法式步法,再随时准备把杖插入雪地制动,才得以缓慢地通过。

Roalden海拔869米,一面是陡坡,另一面是绝壁。组委会用直升机把赞助商红牛的大拱门运到了山顶。虽然离终点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在赛道缩水之后,到这里基本就算保证完赛了。

最终,33小时03分完赛,缩水后赛道全长约112公里,爬升不到6000米。然而严酷的赛道条件是数字远远反映不了的。这是我至今为止参加过的最艰难的一场越野赛,无论是距离差不多的TGC还是长很多的UTMB,一比之下瞬间都成了高速公路。赛后组委会的人问我觉得这条trail如何,我说这问题没法回答,因为我好像没看见什么trail。这次比赛的女子个人组第一Jenn Gaskell是第四次参加Xreid比赛,包括前三届的Hardangervidda。第一届155公里她用时35小时,第二届120公里用时19小时,结果这一次110公里的赛道她用掉了34小时。

由于Senja岛上的恶劣条件,组委会已经决定下一届比赛要换个地方。官网的标题已经变成了“Xreid将踏上未知的征程”,具体会在哪,年底揭晓。

最高处的越野 | 四姑娘山越野赛60K赛记

凌晨五点,四姑娘山大峰顶,海拔5000米,含氧量为海平面的一半。Julien Chorier从顶峰飞快的跑下。不久后小宇和李大志也下来了,后者下坡略显滞涩,似乎不太适应这样的地形。而我还在慢慢地往上爬,三个小时出头从镇上出发登顶大峰,对我而言也不算太慢了。往后看,两盏头灯不紧不慢的跟随着,应当是丁志坚和汤宇。五点钟的顶峰没有月光也没有日光,但是星空灿烂。雪面映射出星光,像一个梦中的幻境,而一夜没睡的我确实有点边走边做梦的感觉。气温约零下10度,有点风但是不算凛冽,空气呼吸起来非常清澈。这是我第三次到大峰顶了,跟坚守在寒风的三位志愿者寒暄两句后,匆匆打卡下撤。天气太冷,只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皮肤风衣的我完全没心情停下来欣赏美景。

摄影/张喜翠

下撤到大峰大本营是陡峭的下坡,集中注意力也能跑起来。一路上人接着人,大部队的选手们正在爬升中。回到大本营,上山时把我认成汤宇的曹姐这次没有再搞错,槟榔大哥极热情地帮我灌水递吃的。在每一个补给站都能看到熟悉的面孔真是件开心的事。过了大本营坡度适中路况不错,可以舒畅地跑起来,即使在暗夜中依然闪跳腾挪毫无障碍。

走在花海子上方,渐渐地丢失了路标。这一段似乎没有反光条,第一集团在这里几乎全体迷路。还好我手表中存有轨迹,并且迷路不久后就看见了前来补路标的工作人员,找到了正确的过河点。天空已经开始有点泛白了,这一段的行进时间超出了我预期有二十分钟。看来训练时只跑山不跑平路也是会付出代价的。小丁始终在我后面,只要拐过一个弯,就能看见后面的头灯闪亮。

大黄棚子是个大型补给站,志愿者众多。42公里组的先头部队还没有到达,我们这些稀稀拉拉的60公里选手变成了志愿者们的唯一寄托。按摩,揉腿,灌水,递吃,拍照,各种服务瞬间完成,简直有种F1赛车进站的感觉。我这辆赛车再次启动时,引擎隆隆轰鸣了一会,但不久就哑了下去。毕竟这是高原,氧气不足燃烧不充分。而现在摆在我前面的,是犀牛海和双海子,又一段漫长的爬升。拿出登山杖,控制好节奏尽量连续行走不停歇,F1赛车终于可以以推土机的速度

稳步前进了。犀牛海和双海子是海子沟中最深处的几个高山湖泊,安静地似乎从未被人打扰。犀牛海还是比赛路线上唯一可以看见幺妹峰东壁的位置。不过我依然无心赏景,只关心太阳啥时候可以照到身上。寒冷天气中的跑动导致我肠胃很难受,反胃想吐,一直吃不下东西。

双海子海拔4600多米,是60公里路线除了大峰顶以外的最高点,在这样的海拔上碎石坡是主导地形。不同于大峰的是,双海子人迹罕至,陡峭的碎石坡松松垮垮,走一步滑半步。上坡时费劲,不过下坡就爽极了。一边跑一边滑,只要控制住身体平衡,就可以像滑雪一样地溜下去。从双海子回到大黄棚子的下坡我应该是所有选手中最快的,于是成功的赶超到第三位。

又回到大黄棚子,只剩下一个大的爬升了。这是去年比赛提前中止的地方,去年只有六(七?)名选手完成了剩下的路线。从大黄棚子到石布龙海是漫长的之字形爬升,坡度不算大但是茫茫看不到尽头。这一段我一直机械地走着,尽自己的力量缓缓前进。其实这是我最喜欢的比赛状态,没有思维,没有想法,不关心对手,也不关心自己。我只是一个行者,只有我与这山川与这天空,似乎可以永远这样地走下去。

翻过巨大的石海,攀上石布龙海垭口。垭口到八角棚海之间是漫长碎石坡和草坡交替。这里是路线上最狂野的一段,满山随处可见岩羊群,据说还有野狼。慢慢地我赶上了饱受高反摧残的Julien Chorier。法国人不知道进入中国需要签证,已经登上了飞往中国的飞机结果被赶了下来。随后办理加急签证重买机票,但是留给他适应海拔的时间已所剩无几。饶是如此,Julien依然展现出了硬石100/UTMF/穿越留尼旺冠军的实力,前半程一直领先。我数次问他是否需要帮助,都被拒绝,他固执地迈着已经踩不稳的双腿,一步一晃地继续前进。

八角棚海静静地躺在海拔4500的山腰,是拍摄幺妹峰倒影的最佳地点。过了八角棚就是我熟悉的路了,一路奔跑下山,穿过草坡和黑暗森林。森林里挂满了松萝,密不透光。海子沟的植被主要以高山草甸和灌木为主,这样茂密的森林并不多见。下到在沟底时看见了排第一位的我的朋友小宇。小宇也看见了我,不过他误以为是法国人复活了,紧张之下一溜烟就跑了个没影。此时我已经没啥追求,打破去年秋足的赛道纪录已然无望,于是慢慢溜到终点。12小时48分,没有达到目标成绩,不过第二名的结果也挺开心知足了。

四姑娘山越野赛的60公里组是我跑过的最艰难的中距离越野赛。最终的完赛率只有30%出头。无尽的爬升,蛮荒的路况,超高的海拔,这是最纯粹的越野。很多人在爬大峰时没来得及高反,那么在爬双海子时就会有;在双海子还没有,在爬石布龙海的时候就会有。总会有一座山会让你感到崩溃。然而回报也是巨大的,静谧的高山海子,壮丽的山峰,只有在最高处才会有这样的美景。

影/Harem Ali Hassan

谢谢一路遇到的我的志愿者/工作人员朋友们:打尖包的周周和张颖,大本营的曹姐、槟榔、TT,大峰顶的春哥,大黄棚子的博士、李韬,双海子的二队、翠翠,石布龙海的郎哥,八角棚海的回笼觉,终点的赫然、阿总、马老师。

明年100公里见。

(题图摄影/黄纪周)

Sichuantrail.com改版 / Sichuantrail.com Revising

Sichuantrail.com将从一个纯粹的赛事网站改版为越野跑路线与故事分享网站。改版后的网站将包括以下三个栏目:

线路:已经探明的适合进行越野跑的线路。我们将在这个栏目中公布每条线路的描述、照片、GPS轨迹、难度情况等。供希望找到新的越野跑场地的朋友们参考。

可能性:未知的但有着潜在越野跑可能性的线路。这个栏目中你可以发布一条你觉得有可能越野跑的线路,并给出你的理由。其他人可根据你的灵感前去探路并给出反馈意见。

故事:任何与越野跑相关的故事。比赛、探路、跨界运动。

在改版过程,网站访问可能不稳定,并且可能出现页面显示错误。敬请谅解

Now we will turn sichuantrail.com from a race website into a trail running sharing hub. Here you will be able to share new trail running routes and your stories to other.

We will have 3 divisions in the future:

Routes: the trail running routes which has already been discovered. The route description, trail condition, pictures, GPS track, difficulty level will be posted. This is for trail runner who doesn’t know where to go.

Possibilities: the possibilities of new trail running route awaiting people to discover. The ideal will be posted and other runners can go and try, then post their feedback afterwards.

Stories: any story related to trail running. Race, adventure, cross with alpine sports.

While revising, the connectivity might be unstable and content display can be tricky. Please be patient.

2016环汶川越野赛赛道详解

注意事项

路标

本次比赛采用了两种颜色的路标。红色路标为路线路标,50公里、23公里、12公里组的路线走向都由红色路标标出。白色路标为警示路标,警示选手前方为岔路口、路线转弯处、路线不明显处等。选手在看见白色路标后需要提高警惕,不要一味跟着感觉向前方走,而是向不同的方向搜寻下一个红色的路线路标。通常白色路标会与红色路标成对出现。由于比赛路线可能会因突发情况而发生改变,请选手在行进时第一以工作人员指路方向为准,第二以路标为准,第三方可参考GPS轨迹。

红色的路线路标
红色的路线路标
白色的警示路标,通常与红色路标成对出现
白色的警示路标,通常与红色路标成对出现

穿过农田

本次比赛的极个别路段会穿过农田。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选手必须沿着田地的最边缘通过。严禁踏入农田中土质松软的正在耕种的区域。如下图所示,绿色箭头为可以行走的区域,红色方框为禁止进入的区域。

所有参赛选手切勿进入农田中土质松软的耕种区域
所有参赛选手切勿进入农田中土质松软的耕种区域

50公里组赛道

50公里组赛道的最终版全长50.4公里,累计海拔爬升3603米,最高点海拔2766米(数据来源于Garmin Basecamp,使用不同软件处理得出的数字会略有出入)。GPS轨迹文件可以从页面http://sichuantrail.com/环汶川越野赛/赛道详解 下载。本赛道的轨迹均由带有气压计的GPS设备记录所得,如果你的GPS设备不具有气压计功能,那么你最终记录得到的累计爬升将比3603米多出200米左右。

起点至CP1

由汶川体育馆出发,沿013乡道上山。在1.8公里后离开水泥路,进入山间的机耕道。在约3公里处离开机耕道,穿过一处田地后左拐沿小路下山。在200米之后小路就接入另一条机耕道,并缓坡下降至一处岔路口。在岔路口直行向前,从下降又转为上升。此后一直为缓上升的机耕土路,全程可跑,直到来到海拔1670米的大滑坡体下。从滑坡体最右侧沿碎石坡上升,到达另一条机耕道上。然后继续之字形缓上升,在7.5公里处由右侧小路转为下降。这一段小路较窄,且山崖陡峭,参赛选手需慢行防止摔伤。沿小路数百米后将回到013乡道,沿水泥路继续向前,很快就会达位于秉里村的CP1。

由起点至CP1约8.5公里,累计爬升610米,下降220米。CP1海拔1725米。

起点到CP1之间大段都是这样的机耕道
起点到CP1之间大段都是这样的机耕道
CP1之前不远的大滑坡体
CP1之前不远的大滑坡体

CP1至CP2

从CP1沿小路上山,200米后到达一条公路,这条公路为12公里组与50/23公里组的分岔点。沿小路直上为50/23公里组的路线,沿着公路向右便是12公里组的下山方向。这一段小路是在两侧为土崖的峡谷地形中,坡度较陡。一直沿着明显的小路上山,在数百米后汇入一条正在修建中的山间公路。公路为土质路基。沿公路行进数百米后将继续沿着明显的小路上山,之后小路将数次穿过同一条修建中的土公路,并最终到达海拔2030米的山脊公路上。

随后路线将向右拐沿公路前进,在约800米后离开水泥公路进入机耕道。机耕道在山体左侧盘绕,随后在11公里处右拐进入小路,进入水井湾村。小路从村子中间穿过,下到公路上。此处左拐沿公路前进约700米到达牛脑寨村。

从牛脑寨村将开始前半程最艰苦的一段爬升,从海拔2060米一直爬升到前半程最高点2530米的山脊。这一段也是前半程风景最美的一段,全程都在山脊之上,视野开阔。沿途会经过几处高山草甸。到达山脊最高点之后,穿过一小段密林中的小路,将沿着茨里沟下降。这一段下降穿过草甸与灌木,风景也很漂亮。沿小路下到海拔2100米的横切路上,左拐将开始很长的一段缓下坡路。这一段路将通过两处牛栏,选手在通过牛栏后需记得将门重新关上。

沿缓下坡路将一直到达CP2。从CP1至CP2距离10.5公里,累计爬升970米,累计下降670米。CP2海拔2000米。由于交通原因,CP2不能安排在50公里组的赛道上。50公里参赛选手必须沿小路下撤约100米后到达CP2打卡,然后向上返回到赛道上继续前进。

CP2也是50公里组与23公里分岔的地方,23公里组的选手在打卡后不必向上返回,直接下山前往终点即可。

过CP1之后的小路
过CP1之后的小路
穿过水井湾村的小路
穿过水井湾村的小路
前半程最高点之前山脊上的草甸
前半程最高点之前山脊上的草甸

CP2至CP3

50公里组选手由CP2向上返回赛道后,将沿原方向继续前进。这一段将是很长的一段缓下坡及平路,路况均为机耕道和土公路,直到20.5公里处。从这里一处不太明显的小路口将下到七盘沟沟口的山脊上,从此处一直到CP3均在同一条山脊上。小路在开始和结束的一小段荆棘较多,除此之外路况良好。山脊上由七盘沟方向吹来的风较大,选手需做好防风保暖措施。

在山脊小路快到尽头时会翻越一座小山头。翻过小山头之后的路况较差,有碎石坡,高耸的巨石,选手在此处应慢行。山脊小路下完,来到岷江边公路上,向前行进100米后上桥过河,即到达CP3.

CP3位于岷江河谷底部的新桥村。从CP2到CP3距离约6.5公里,累计爬升110米,累计下降820米。CP3海拔1315米。

CP2到CP3之间有大段这样的山脊下降
CP2到CP3之间有大段这样的山脊下降
CP3之前山脊上的巨石堆
CP3之前山脊上的巨石堆

CP3至CP4

从CP3出发后沿新桥村中的水泥路前进,穿过317国道后继续沿国道另一侧的012乡道进沟。沿乡道行进800米在一工地处左拐转入小路。沿小路上山并继续左拐,小路将经过两处红色的大水管。跨过第一条水管,从第二条水管处沿水管旁边的土路上山。沿着水管爬升100米海拔之后将到达一条水平的石砌水渠。右拐沿着水渠向沟里行进。此后1.5公里为伴随着水渠的平整小路,路况良好。但部分路段旁边即为落差数十米的陡崖,暴露感较强。参赛选手在此处应放慢脚步前进。

水渠路走完后回到012乡道,向上沿公路行进200米后在一采石场处右拐上山。起初为大土路上山,在土路的最后一个拐弯处切上小路。小路在密林中穿梭前行,这一段坡度较陡爬升剧烈。小路的一半位置处被新修果园砍伐的乱树堆截断。我们在这里从乱树堆中开辟了一个出口,参赛选手将从这一出口进入果园。沿果园的最左侧上升将回到原来这条小路。随后继续沿着小路上升,到达2100米处的公路。沿公路之字形上行一段之后就能到达CP4.

从CP3到CP4距离5.5公里,累计爬升920米,累计下降30米。CP4海拔约2200米。

CP3到CP4之间的陡峭爬升路段,路面铺满落叶
CP3到CP4之间的陡峭爬升路段,路面铺满落叶
翻越小路上被挖断的一处陡坎
翻越小路上被挖断的一处陡坎
去往CP4的路上看七盘沟中的雪山
去往CP4的路上看七盘沟中的雪山

CP4到CP5

CP4到CP5之间先为一段平缓的山间土路。土路穿过一处果园后,转到右侧的小路下山。小路穿过村庄和田地,下到012乡道的海拔2040米处。沿着012乡道缓下坡前进2公里后,将拐上左侧的小路上山。小路缓上200米后到达一处水渠(小瀑布),从这里小路转为沿着水渠两侧之字形上升,一直到达CP5。

从CP4到CP5距离5.7公里,累计爬升410米,累计下降360米。CP5在松林间的一处停车场中,海拔2250米处。

CP4到CP5之间的平整机耕道
CP4到CP5之间的平整机耕道
CP5补给站位于松林中的一处停车场上
CP5补给站位于松林中的一处停车场上

CP5到终点

从CP5右侧沿小路上山,很快将来到大滑坡体下方的碎石机耕道上。继续沿着机耕道前进,这一段机耕道长约4公里,呈之字形在山体左侧上升,直到到达2700米的山脊附近。在山脊附近的一个之字形拐弯处由机耕道向前走上小路。沿着小路很快将到达山脊顶端,此后将沿着山脊正上方或偏左侧缓慢下山。小路路况良好,并将穿过数个高山草甸。在最后一个草甸处,小路坡度变得非常陡峭。此后一直以这样的陡峭坡度下降到海拔1900米的增坡村。

穿过增坡村拐上公路,之后的路线沿着公路和山间小路交替前进。一直到达山脚的317国道上。从国道向汶川县城方向前进,进入县城之后的第一个路口左拐,穿过木制的红军桥到达岷江对岸。这时终点汶川体育馆就在你眼前了。从CP5到终点距离13.5公里,累计爬升550米,累计下降1490米。终点海拔1350米。
从山顶下山路上经过的一处草甸
从山顶下山路上经过的一处草甸
过全程最高点之后的下山路
过全程最高点之后的下山路
CP5至终点有大段这样的陡坡下降
CP5至终点有大段这样的陡坡下降
穿过村庄的小路
穿过村庄的小路

23公里组赛道

23公里组赛道的最终版全长22.5公里,累计海拔爬升1610米,最高点海拔2530米(数据来源于Garmin Basecamp,使用不同软件处理得出的数字会略有出入)。GPS轨迹文件可以从页面http://sichuantrail.com/环汶川越野赛/赛道详解/ 下载。

起点至CP1

与50公里组赛道的起点至CP1相同。

CP1至CP2

与50公里组赛道的CP1至CP2相同。

CP2至终点

23公里组选手在CP2打卡后,继续沿小路下山。小路将首先穿过村庄,村庄里有许多古老的土坯碉楼。路过村庄后小路又将数次穿过公路,到达一条两侧均为陡崖的山脊前方。小路从刃脊顶端穿过,略有暴露感但是路况良好。山脊路段过后小路在山体左侧呈之字形下降,路过姜维城的一处土坯城楼之后,路况将由土路变为水泥台阶。一小段台阶路之后即到达山下,下山到公路上右转就是终点汶川体育馆。

23公里组下山路线的刃脊小路
23公里组下山路线的刃脊小路

12公里组赛道

12公里组赛道的最终版全长11.5公里,累计海拔爬升690米,最高点海拔1804米(数据来源于Garmin Basecamp,使用不同软件处理得出的数字会略有出入)。GPS轨迹文件可以从页面http://sichuantrail.com/环汶川越野赛/赛道详解/ 下载。

起点至CP1

与50公里组赛道的起点至CP1相同。

CP1至终点

从CP1沿小路上山,200米后到达一条公路,这条公路为12公里组与50/23公里组的分岔点。沿小路直上为50/23公里组的路线,沿着公路向右便是12公里组的下山方向。12公里组选手在右转后将沿着公路行进800米左右,然后沿着右侧的山脊小路下山。小路基本一直位于一条明显的山脊上,路况良好。一直沿小路下山后将到达姜维城的大门,出姜维城后右拐即是终点汶川体育馆。

环汶川越野赛强制装备要求及说明

强制装备要求

本次比赛的赛事规则中公布的50公里组与23公里组的强制装备要求如下:
50公里组:
号码布及计时手环
反光急救毯
足以支撑整场比赛时间的手机(号码须与报名的手机号码相同)
容量不少于1.5升的水袋或水壶
由防水材料制成的长袖外套(例如轻量化冲锋衣,带有一定防水性能的风衣等)
保暖上衣
头灯
少量现金
23公里组:
号码布及计时手环
反光急救毯
足以支撑整场比赛时间的手机(号码须与报名的手机号码相同)
容量不少于1升的水袋或水壶
由防水材料制成的长袖外套
少量现金

5.pic

强制装备检查

在比赛选手领取赛事包之前,组委会将对每位选手携带的强制装备进行检查。我们不会对装备携带不齐全的选手发放赛事包,亦不允许参加比赛。由于号码布由组委会提供,手机与现金大家都有,这三样不做检查。我们将重点检查下列装备:
50公里组:
反光急救毯
容量不少于1.5升的水袋或水壶
由防水材料制成的长袖外套(例如轻量化冲锋衣,带有一定防水性能的风衣等)
保暖上衣
头灯
23公里组:
反光急救毯
容量不少于1升的水袋或水壶
由防水材料制成的长袖外套

装备要求说明

现对这几项强制装备的原因做出以下说明:
反光急救毯:很薄的一层金属色反光薄膜,尺寸一般在2米乘以1.5米左右,用于紧急情况下的保暖。淘宝购买即可,价格通常在10元以下。
水袋和水壶(50公里组1.5升,23公里组1升):有不少选手会使用总容量1升的胸前小水袋,对于50公里组赛道其容量略显不够。在CP3到CP4之间是全程难度最大的一段爬升,耗时较长,并且多数选手到达这里是正午时分。如果天气晴热,从CP3到CP4只携带1升水是不够用。所以50公里组选手如果使用的是1升水袋,请另备一500毫升的空瓶。从CP3出发时必须保证身上携带足量1.5升的饮水。
防水外套:山上天气瞬息万变。防水外套是必备装备,既遮风挡雨也能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暖。防水外套可以为冲锋衣,或具备防泼水性能的风衣。使用风衣的选手最好另备一件一次性雨衣。再次提醒,即使天气预报晴好,也必须携带防水外套
保暖外套(50公里组):50公里组的最后一个爬升将到达全程最高点,海拔2700余米。相当一部分选手到达这里时将会是傍晚时分。这里气温较低并且长期刮大风,如果遇到恶劣天气温度可能降到5摄氏度以下。请大家在防水外套之外再准备一件衣物。对于这一件保暖外套的种类和规格我们不做硬性要求,请大家根据自己的经验和身体感受选择。组委会推荐的做法是,准备一薄一厚两种方案(例如一件长袖T恤和一件抓绒衣)。如果天气预报显示为晴天,出发时随身携带薄的那件,并将厚的那件放在CP3的换装点以预防天气突变。如果天气预报为阴雨,则出发时携带厚的那件。
头灯(50公里组):50公里组选手必须全程携带头灯。任何选手都不允许将头灯丢在CP3换装点。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不迷路不受伤,从CP5往后约有8公里的路段远离公路,救援非常困难。如果因为迷路受伤导致自己天黑后还在山上,没有头灯你将寸步难行。我们不推荐用手电代替头灯。山地跑动中身体的大幅度晃动需要你不断地挥动双手来保持平衡,这种情况下使用手电将极为不便。

3.pic

越野跑和公路马拉松是两项不同的运动。任何户外运动都有其固有的风险,且任何人都无法清楚预知突发状况会在什么时候来临。我们唯有做到最周全的准备,才能更长久的享受这一运动。请大家尊重自然,清醒地认知自己的能力和局限,做好心理、生理、装备上的准备,这样你才有机会去享受比赛本身。

环汶川越野赛加入亚洲越野跑大师赛

2016年的熊猫热土环汶川越野赛现已加入亚洲越野跑大师系列赛(Asia Trail Master)。亚洲越野赛跑大师赛是亚洲地区最具影响力的越野跑赛事联盟,在2016赛季共有15国家的26场赛事加入。
每一位环汶川越野赛50公里组的完赛选手都将获得100分的基础积分,名次靠前的选手还将获得相应的名次积分。亚洲越野赛跑大师赛将动态地根据累计积分更新所有选手的排名。赛季结束各年龄组第一的选手将获得冠军称号。
亚洲越野跑大师赛的成员赛事从地域分布上北起俄罗斯,南至印度尼西亚,西起哈萨克斯坦,东至日本。既有苍茫壮丽的北方荒原,亦有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还有世界屋脊的冰峰雪岭。参加一轮亚洲越野跑大师赛,足以带你领略亚洲大陆无比多样的风光与人情。加入大师赛的赛事也往往是所在国家的知名越野跑比赛,赛事组织的专业性也是有目共睹。

下面让我们欣赏一些其他成员赛事的精彩图片:

BTS 1伊真火山越野赛,印度尼西亚

Annapurna 1安娜普尔纳100,尼泊尔

Last Secret 1最后的秘境超级马拉松,不丹

Mongolia 1库苏古尔100(从日出到日落),蒙古

Mt. Apo阿波火山天空跑,日本

Tengri Ultra 2腾格里100,哈萨克斯坦

我们为何而跑 —— 2016环汶川越野赛开篇

四周大雾弥漫,脚下雪深没踝,望不见前途,也看不清来路,跑起来时深一脚浅一脚,鞋袜已完全湿透。一个人站在汶川县城旁海拔2800米的山脊上,我突然问起自己这个问题:我们为何而跑?

热爱

无数次剪开带血的水泡,抹上凡士林稍作包扎又继续上路;无数次困到不能睁眼,坐在路边打个小盹又再度起身;无数次说我不会再回来了,但是依然会回来。被虐千百遍,依然待她如初恋般热情满满——因为我们热爱。

整个城市都还在沉睡时,我已经打好行装行在前往山野的路上;山民们在公路修好后再不会走那些硌脚的小径,我们这些外来者却一遍遍钻进树林乐此不疲——因为我们热爱。

热爱无需理由,试过方知其美妙。

想象力

跑步究竟是什么,难道仅仅是操场跑道上无穷无尽的绕圈,以及公园绿道间踏步徜徉?那你就完全错过了:当你在操场上努力刷新10公里PB时,已经有人刷新了无数座冰峰雪岭的速攀记录;当你庆祝自己完成了第一个公路马拉松的时候,已经有人在冬日的北极圈里完成400公里的越野挑战赛。世界如此之大,山河如此壮美,何必把自己局限于那方寸之间?放开你的想象力吧,凡有人迹之处,均可跑。

你负责敢想,我负责敢做。

生活方式

去国六年,放弃了很多,唯独奔跑不曾停步。跑过冰天雪地的极地挪威,跑过酷热难当的赤道非洲,跑过天高地阔的阿尔卑斯山,也跑过直径50米的直升机停机坪。奔跑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走到哪也不会丢下她。她就像我们身体里的一个印记,无法抹去,也无法淡化。我们可以不吃饭,可以不呼吸,可以不睡觉,但是不可以不奔跑。

一跑到老,初心永不忘。

经过数次波折丛生的探路,今年环汶川越野赛的线路终于可以和大家见面了。期待在五月温暖的初夏再次相约汶川,一起见证我们共同的热爱。

50公里组路线图
23公里组路线图

12公里组路线图

环汶川越野赛背后的故事

 

2015年5月旧文 by 何浪。

去年四姑娘山的越野赛之后,寂阳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探索川西的越野跑线路,一直都有同样想法的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四川西部有着如此丰富的山地运动资源,却缺乏越野跑者进行开发。我理想中越野跑应当是跑大山大路线,川西的高山峡谷无疑是最好的舞台之一。于是我们有着诡异名字的小团体——“莽吞”成立了。龙山,阿尔沟龙池,金鸡谷,数条质量很高的越野路线很快浮出水面。萨洛蒙城市越野赛的前两站也有了全新的路线。

奔跑在阿尔沟

三月下旬的一天,我和寂阳前往水磨三江往西的盘龙山为萨洛蒙精英赛探路。这本应当是次很愉快的经历,盘龙山顶峰海拔4000米,是距成都最近的一座大山。可惜还是被糟糕的天气毁掉了。这天盘龙山上细雨绵绵,浓雾弥漫,路面稀泥没脚。折腾了一上午之后,我们决定放弃。在一顿跑山后的传统大餐酸辣粉之后,不甘心的我们决定换个地方消消食,继续进行下半场。懒得去查天气预报了,直接把目的地定为汶川。汶川是个美丽神奇的地方。东面高高的茶坪山脉将四川盆地隔开,阻挡了从太平洋飘来的湿气,造就了这里干燥温暖的气候。冬天的盆地里总是阴雨,但一山之隔的汶川却往往艳阳高照。

我们穿过汶川直接杀往羌人谷,打算去阿尔村上面的山上随便跑跑。不想刚进沟便被一处正在飞石的滑坡挡住了去路。好吧那往回去县城吧。汶川县城的红军桥往上修了一处健身步道。步道末端的山脊小路通向布瓦村,然后跟去年底萨洛蒙越野赛龙山站的路线连在一起。当天汶川的天空密布阴云,风很大,但终归没有落下一颗雨点。站在高高的山脊上,望着初春枯黄的山景,寂阳突然说,我们搞一个环汶川越野赛如何?哈,那要搞就搞啊。汶川周边村落密布,一直到两千出头的山麓。山村里到处都是小路弯弯,凑出一个完整的环形线路应当不是问题。我朝四个方向放眼一望,立马有了计划。

汶川-遥望远山

一周后的周末艳阳高照,山巅含雪。我在卫星地图上粗略描了条路线,揣着手机就和吐司、7C夫妇一起山上了。十次探路有九次都会偏离计划路线,但是这天的经历依然让我们惊喜。路况良好,大多数地方都是一两米宽的土路,即使在连续两天降雨之后也没有太多泥泞。景色壮丽,全程面对着大渡河谷和小雪隆包峰。唯一不足的是时节尚早,山间的花花草草还没绽现最美丽的一面。我们从雁门乡深处的峡谷上山,穿过安静的村庄,横切过深深的山谷,一直绕到县城南面七盘沟的入口。从这里一段陡峭下降之后,就到了都汶高速的出口,环汶川的前半段算是完成了。

三天后,又是在卫星图上随手一描后,我和米儿再次到汶川跑完了下一段。2015年的春天,几个疯子在汶川的山边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当然没有老人在南海画的圈那么重要。但是我们依然希望,这个小小的圈能助我们推开越野跑运动在四川新的一篇。

算起来从去年十二月到现在,我已经去过不下十多次汶川了。对于成都的越野跑者来说,这的确是一方热土。这是最近的一个可以在大山上奔跑的地方。到了汶川,你就忘了龙泉山上可怜的小土包和青城山那湿滑的石板路吧。右边是九顶山和太子城,左边是邛崃山脉,两列五千米左右的山峰夹持奔腾的岷江,带来了巨大的落差和壮丽的风景。这里终年阳光明媚,特别是冬春时节,去往汶川基本可以不用查天气预报。山腰间村庄散落人烟稠密,这意味着有丰富的路线供选择。有多少地方能把这几个越野跑的要素完美结合在一起呢。来汶川越野跑吧,你一定不会后悔。

汶川-羌族老奶奶

“攀登是一件与心灵有关的事情”,越野跑亦如是。怎样才能触动心灵?我想最重要的三点是:推向极限,享受自由,融入自然。而这些都需要在一个良好的平台上才能同时实现。“莲花热土”,相信无论对于新人老手都会是这样一个平台。

这是一项值得追求一生的运动,我们希望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尝试。很有可能第一次之后你就会爱上它。

5月17日,我们在汶川等你。

跑者楚天的环汶川越野经历分享

在@成都跑客 的微博上看到赛事报名信息后即刻成功报名,爱燃烧的报名很给力,手机操作便捷完成,而且很快就收到爱燃烧的报名成功确认邮件。立马又在手机上通过携程预订了往返的火车及当地住宿,手机互联让马拉松之旅愈加高效便捷。

开赛前5天收到爱燃烧发来的邮件,内容包括:比赛地点、时间、赛事包清单、补给、交通指南、路线图、海波图、主办方联系方式等,很适合赛前咨询的全面掌握,手机上有QQ邮箱客户端,也方便随时查询相关资料。

周五晚从贵阳出发成都,卧铺车最怕遇到打鼾的车友,很不幸,睡在我对面铺的大叔整夜都在有节奏的为我的入睡增加难度。

周六清晨到达成都东站,转地铁到客运站,再转客车到汶川,一路拥堵,到达汶川已是中午了。到达预订好的酒店,竟然告知我无房了,携程的信用卡担保在一位不熟悉业务的老阿姨的思维中无任何作用,携程即刻的尽力沟通也无济于事,不再逗留,换家店就是了,只是离起终点远了些~~

中午2点多去组委会入住的酒店领取参赛包,告知还有东西在路上,因为堵车,要晚些才能领取。看到志愿者在整理别针,帮忙将零散的别针穿成9根一串。

组委会晚上安排了赛前的技术说明会,对赛道、补给等作了很详尽的分享及答疑,也介绍了志愿者团队,提供了赛中的联络方式,这样很有助于初次参加越野赛的跑者。
跑者楚天的环汶川越野经历分享-1

跑者楚天的环汶川越野经历分享-2

比赛日,6点不到,赛前集结,与多年前一起在贵州徒步过的成都朋友老古董合影,大家都从徒步慢慢向路跑、越野跑过渡,体能也在逐渐逆向生长~背景墙上的salomo越野之神K天王的纪录令人膜拜,《跑出巅峰》一书更是召唤我们融入自然,自由奔跑。

天色初亮,大家整装待发,赛事安排的6点出发很贴心,山地越野跑就应该在晨曦中上路,于山野中感受阳光雨露,50km内的赛事更可避免夜跑的不安全因素。

起点大合影

SALOMON(萨洛蒙/所罗门)是1947年创建于法国阿尔卑斯山脉的专业户外运动品牌,早在多年前还是个刚入门的徒步菜鸟时就开始使用SALOMON的产品,一直情有独钟。这次参加SALOMON赞助的赛事自然也在着装上支持下,帽子、跑步T、风衣、袜子、短裤都是SALOMON的产品~

一路爬升后的美景连连~昨夜的雨令赛道有些泥泞,但也让奔跑更加轻松惬意。

跑者楚天的环汶川越野经历分享-8

停下脚步,给跑在一起的跑友们来一张。

跑者楚天的环汶川越野经历分享-4

尽情享受和亲近大自然,在如画的美景中奔跑,心旷神怡!

跑者楚天的环汶川越野经历分享-9

跑者楚天的环汶川越野经历分享-5

在这样的美景中自然心生莲花,虽然组委会于赛前因诸多原因将赛事更名,但我还是更喜欢“莲花热土”这个让人神往的名称,跑在群山环抱,云雾袅绕的赛道中,真心感觉这就是我向往的自由越野。

跑者楚天的环汶川越野经历分享-10

下图是整个比赛中最虐人的部分,一段好几公里的矿石传输渠,有的部分是悬空的,两边的沙石坡大部分无立锥之地。为了安全,需要手脚并用、小心翼翼的在矿渠中推进,渠内两侧还有尖锐的铁片、头顶上还有不知是否通电的电线……这一部分完全超越了越野的范畴,把我折腾得够呛~

跑者楚天的环汶川越野经历分享-6

再次看到期盼的县城,蜿蜒向下的小路让我轻松了许多,只需打开双手,一路滑翔~

完赛后即刻上路,出发前和本次赛事总监寂阳合影,感谢@成都跑客带来的极佳赛事体验,期待后续更多的赛事精彩!因为匆忙上路未能和邋遢、王川、米儿等大神合影,有些小遗憾。另外想换件蓝色的SALOMON短T,结果没有合适的尺码了,遗憾~

跑者楚天的环汶川越野经历分享-7

汶川的客车站在县城外,而且1小时才有一班车,换车、堵车、赶地铁…各种惊险,最终在火车开动5分钟前赶上了晚上7:05分的火车回贵阳。

很别致的完赛奖牌

一名志愿者的眼中的环汶川越野赛-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