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汶川越野赛背后的故事

 

2015年5月旧文 by 何浪。

去年四姑娘山的越野赛之后,寂阳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探索川西的越野跑线路,一直都有同样想法的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四川西部有着如此丰富的山地运动资源,却缺乏越野跑者进行开发。我理想中越野跑应当是跑大山大路线,川西的高山峡谷无疑是最好的舞台之一。于是我们有着诡异名字的小团体——“莽吞”成立了。龙山,阿尔沟龙池,金鸡谷,数条质量很高的越野路线很快浮出水面。萨洛蒙城市越野赛的前两站也有了全新的路线。

奔跑在阿尔沟

三月下旬的一天,我和寂阳前往水磨三江往西的盘龙山为萨洛蒙精英赛探路。这本应当是次很愉快的经历,盘龙山顶峰海拔4000米,是距成都最近的一座大山。可惜还是被糟糕的天气毁掉了。这天盘龙山上细雨绵绵,浓雾弥漫,路面稀泥没脚。折腾了一上午之后,我们决定放弃。在一顿跑山后的传统大餐酸辣粉之后,不甘心的我们决定换个地方消消食,继续进行下半场。懒得去查天气预报了,直接把目的地定为汶川。汶川是个美丽神奇的地方。东面高高的茶坪山脉将四川盆地隔开,阻挡了从太平洋飘来的湿气,造就了这里干燥温暖的气候。冬天的盆地里总是阴雨,但一山之隔的汶川却往往艳阳高照。

我们穿过汶川直接杀往羌人谷,打算去阿尔村上面的山上随便跑跑。不想刚进沟便被一处正在飞石的滑坡挡住了去路。好吧那往回去县城吧。汶川县城的红军桥往上修了一处健身步道。步道末端的山脊小路通向布瓦村,然后跟去年底萨洛蒙越野赛龙山站的路线连在一起。当天汶川的天空密布阴云,风很大,但终归没有落下一颗雨点。站在高高的山脊上,望着初春枯黄的山景,寂阳突然说,我们搞一个环汶川越野赛如何?哈,那要搞就搞啊。汶川周边村落密布,一直到两千出头的山麓。山村里到处都是小路弯弯,凑出一个完整的环形线路应当不是问题。我朝四个方向放眼一望,立马有了计划。

汶川-遥望远山

一周后的周末艳阳高照,山巅含雪。我在卫星地图上粗略描了条路线,揣着手机就和吐司、7C夫妇一起山上了。十次探路有九次都会偏离计划路线,但是这天的经历依然让我们惊喜。路况良好,大多数地方都是一两米宽的土路,即使在连续两天降雨之后也没有太多泥泞。景色壮丽,全程面对着大渡河谷和小雪隆包峰。唯一不足的是时节尚早,山间的花花草草还没绽现最美丽的一面。我们从雁门乡深处的峡谷上山,穿过安静的村庄,横切过深深的山谷,一直绕到县城南面七盘沟的入口。从这里一段陡峭下降之后,就到了都汶高速的出口,环汶川的前半段算是完成了。

三天后,又是在卫星图上随手一描后,我和米儿再次到汶川跑完了下一段。2015年的春天,几个疯子在汶川的山边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当然没有老人在南海画的圈那么重要。但是我们依然希望,这个小小的圈能助我们推开越野跑运动在四川新的一篇。

算起来从去年十二月到现在,我已经去过不下十多次汶川了。对于成都的越野跑者来说,这的确是一方热土。这是最近的一个可以在大山上奔跑的地方。到了汶川,你就忘了龙泉山上可怜的小土包和青城山那湿滑的石板路吧。右边是九顶山和太子城,左边是邛崃山脉,两列五千米左右的山峰夹持奔腾的岷江,带来了巨大的落差和壮丽的风景。这里终年阳光明媚,特别是冬春时节,去往汶川基本可以不用查天气预报。山腰间村庄散落人烟稠密,这意味着有丰富的路线供选择。有多少地方能把这几个越野跑的要素完美结合在一起呢。来汶川越野跑吧,你一定不会后悔。

汶川-羌族老奶奶

“攀登是一件与心灵有关的事情”,越野跑亦如是。怎样才能触动心灵?我想最重要的三点是:推向极限,享受自由,融入自然。而这些都需要在一个良好的平台上才能同时实现。“莲花热土”,相信无论对于新人老手都会是这样一个平台。

这是一项值得追求一生的运动,我们希望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尝试。很有可能第一次之后你就会爱上它。

5月17日,我们在汶川等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