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而跑 —— 2016环汶川越野赛开篇

四周大雾弥漫,脚下雪深没踝,望不见前途,也看不清来路,跑起来时深一脚浅一脚,鞋袜已完全湿透。一个人站在汶川县城旁海拔2800米的山脊上,我突然问起自己这个问题:我们为何而跑?

热爱

无数次剪开带血的水泡,抹上凡士林稍作包扎又继续上路;无数次困到不能睁眼,坐在路边打个小盹又再度起身;无数次说我不会再回来了,但是依然会回来。被虐千百遍,依然待她如初恋般热情满满——因为我们热爱。

整个城市都还在沉睡时,我已经打好行装行在前往山野的路上;山民们在公路修好后再不会走那些硌脚的小径,我们这些外来者却一遍遍钻进树林乐此不疲——因为我们热爱。

热爱无需理由,试过方知其美妙。

想象力

跑步究竟是什么,难道仅仅是操场跑道上无穷无尽的绕圈,以及公园绿道间踏步徜徉?那你就完全错过了:当你在操场上努力刷新10公里PB时,已经有人刷新了无数座冰峰雪岭的速攀记录;当你庆祝自己完成了第一个公路马拉松的时候,已经有人在冬日的北极圈里完成400公里的越野挑战赛。世界如此之大,山河如此壮美,何必把自己局限于那方寸之间?放开你的想象力吧,凡有人迹之处,均可跑。

你负责敢想,我负责敢做。

生活方式

去国六年,放弃了很多,唯独奔跑不曾停步。跑过冰天雪地的极地挪威,跑过酷热难当的赤道非洲,跑过天高地阔的阿尔卑斯山,也跑过直径50米的直升机停机坪。奔跑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走到哪也不会丢下她。她就像我们身体里的一个印记,无法抹去,也无法淡化。我们可以不吃饭,可以不呼吸,可以不睡觉,但是不可以不奔跑。

一跑到老,初心永不忘。

经过数次波折丛生的探路,今年环汶川越野赛的线路终于可以和大家见面了。期待在五月温暖的初夏再次相约汶川,一起见证我们共同的热爱。

50公里组路线图
23公里组路线图

12公里组路线图